推荐资讯

原以为自己来到了一个发展科技树的种田流原始社会他还有着超高的

发布时间:2018-09-11 14:44 浏览:
 第一次交锋,就在对方的暂避锋芒之中瞬间的错过。
 
    却让对面有兔氏的族人们,惊的眼珠子都要从眼眶之中滚落出来了。
 
    “族……族长……”
 
    “有……有……狰氏……”
 
    “嗯。”有兔氏的族长知道他的族人们想要问什么。
 
    为什么有狰氏的战斗力会如此的强悍,还有,为什么有狰氏的族人会不受迷迷草的作用,不曾睡着。
 
    不对,并不是所有的族人都没有中招,有兔氏的族长盯着那些已经惊醒的有狰氏的老弱族人的方向瞧去,在看到有狰氏的族人们有意识的将几个沉睡不醒的同伴给挪出了战圈之后,就陷
 
入到了沉思。
 
    那些有狰氏的战士,是因为什么才解除了昏睡状态的呢?
 
    而这个问题对于不吃肉的有兔氏族人来说,怕是一辈子都想不明白了吧。
 
    ……
 
    在这种压抑的氛围之下,有兔氏的人起码还能安全无虞的思考人生,但是只有在战圈内的有狰氏的战士们才知道,他们此时面临的状况,是有多麽的危急。
 
    因为凭借着刚才的那一次的不算交锋的交锋,他们已经从多次的厮杀经验之中……得出了自己的结论。
 
    这是一个食人的凶兽,且战力强悍。
 
    那锋锐的爪子虽然未曾碰到他们的身上分毫,但是光是凭借着它爪间擦过的风,就能感受到这一双爪子的厉害了。
 
    所以,在蛊雕操控着鯥群调转方向,再一次的朝着他们冲过来的时候,这些族人们就不等对方冲锋起来,就开始纷纷的解起裤腰带了。
 
    哦,别误会,这自然不是遛鸟,让蛊雕知道他们的伟岸从而羞愧的知难而退的战略方法……而是他们要将自己腰间的十分沉重的抛石解下来,造成一个突如其来的空中袭击罢了。
 
    你别说,他们抛石的发射还真就起到了作用,那些足有儿童足球大小般的石头子儿,铺天盖地的朝着蛊雕迎面砸来的时候,还真就将它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对于浑身上下都有羽毛覆盖的蛊雕来说,这些让它感到疼痛的石子儿……只不过让它吃疼了一下,暂时收回了它准备下抓的爪子。
 
    但是对于在其背后负责飞翔的鯥的族群来说,这种攻击……却是十分的致命了。
 
    这些为了能够更好的飞行,从而将自己最柔软的并不曾有鳞片覆盖的腹部翻出来的鯥们,在这些不长眼的石头的抛射下,伤亡极其惨烈。
 
    它们尖叫着从蛊雕的背上纷纷的翻落,在这种高度无助的下坠,纵使它们是能够飞行的种族……怕是也要死的透透的。
 
    而这种接连二三的死亡的事件,不仅将还待在天空上的鯥群们给吓破了胆子,更是让少了大批的飞行载体的蛊雕,一时间也摇摇摆摆的无法控制好身形。
 
    到了这个时候,蛊雕不得不放弃了它翱翔天际的梦想,在发出了一声短促的哭泣之音之后,它背后的鯥群们就纷纷的舒展开翅膀,开始朝着空旷的地面上滑行。
 
    “上!”
 
    趁他病要他命!
 
    有狰氏的战士们怎么会放弃这么好的机会?
 
    一个两个的……又开始解起了腰带。
 
    也不知道这原始人类是怎么想的,啥财产都往腰上挂着。
 
    只不过这一次,他们解下来的是要比钝击的石头更加尖锐上几分的短矛。
 
    这些短矛,矛尖儿多为石制,尖锐而脆,但是只要能发挥一次作用,扎中目标,那么这些矛也就算完成了它们最终的使命了。
 
    这种对付飞窜的猎物十分有效的攻击方式,现在正铺天盖地的朝着缓缓下落的蛊雕而来,最终……将它背后仅存的稀稀拉拉的鯥群们给团灭了。
 
    “哇!!哇!!”
 
    伴随着十分瘆人的婴儿的啼哭声,是失去了飞行依仗的蛊雕……一个倒栽葱的……从半空之中栽了下来。
 
    “哦!!”
 
    这一声哦,是来自于有兔氏族长帐篷之中的惊呼,他们互相对视着,看着那个脑袋已经埋在了一个深坑之中,只剩下一双爪子还在上边蹬圈的蛊雕,惊的心肝……都要随之蹦出来了。
 
    这就是那个月月都要来族群之中饱餐一顿,让他们整个氏族都无力反抗的恶神?
 
    这还是那个一跺脚地动山摇的不可战胜的存在吗?
 
    就在有兔族的族人们惊讶不已的时候,那些丝毫没有留手的有狰氏的战士们,则是踏着富有节奏的步伐拿着他们最主要的武器,齐刷刷的朝着蛊雕的降落点,直扑而去。
 
    “杀!”
 
    都不用狰七人指挥的,整个族群的战士们就从各种方位拿着武器朝着蛊雕的身上扎去。
 
    ‘砰砰砰!’
 
    一直在旁边镇定的观看着整个战局的顾峥,第一次露出了担心的神情。
 
    因为这些战士们的武器,竟是有大半的都在这一次的攻击之中……被击成了两截。
 
    而那些小部分扎入到蛊雕体内的武器们,也并未曾给这个凶兽造成什么严重的创伤。
 
    顾峥可算是体会到了这个世界之中的凶兽们的防御力了。
 
    看来,他这个救世主一般的存在……是时候闪亮登场了。
 
    就在顾峥打算拔马命鹿蜀前行的时候,同样也察觉到了战局危机的七兄弟,却是比顾峥先一步动了。
 
    此时的他们,在顾峥越张越大的嘴巴之下,解开了身上所有的零碎,然后……发出了如同人猿泰山一般的属于兽性的怒吼。
 
    他们在有狰氏族人欣慰的小眼神之下,变身了。
 
    这七兄弟原本就比旁人浓郁的毛发是迎风自长,足足达到了两寸将全身都覆盖住的地步才渐渐的停止。
 
    而七兄弟那粗壮的肌肉,矮短的身躯,被这种毛发覆盖后,他们的形体就完成了从椭圆到圆的转变。
 
    原本还能勉强算得上是几只鸭蛋的货……现如今全成了只露眼睛的毛球了。
 
    若不是他们的本体过大,一点都不可爱,顾峥还以为这是他玩的一款网游中的毛球宠物降临人间了呢。
 
    此时,已经变的毛茸茸却并不可爱的七兄弟,在顾峥看白痴一般的眼神之中,齐心合力的将营地旁……整个平原上最大的那块岩石给连根拔起。
 
    那石块上还带着半截土噗拉拉的还往下掉渣呢,这七兄弟就一个发力,径直朝着蛊雕正在蹬腿的那个倒栽葱的坑中,砸了过去。
 
    ‘噗!’
 
    尘烟弥漫,直中目标。
 
    坐在鹿蜀背上的顾峥,瞬间泪流满面,不是被烟尘冲的,而是为自己拿到的破剧本给愁的。
 
    原以为自己来到了一个发展科技树的种田流原始社会,他还有着超高的身份地位,虽然部族中的人在一开始的时候并不怎么相信自己,但是凭借着从信息大爆炸穿越而来的聪明才智,总
 
能带领着族人们发家致富吧?
 
    随后,他却发现自己是活在山海经之中的弱小的人类。
 
    好,咱们种田流是走不下去了,但是总能走一个荒野求生流吧,凭借着自己逐渐点亮的科技树以及对于山海经
相关阅读